库亚特德

是个话痨

【宗苗】徘徊

Lifeline梗

宗方京助x苗木诚

【】里是回复的文字

()里是内心活动

 

 

[连接建立中]

[连接建立成功]

[接收讯息成功]

......

...........

......人.....?

有人.......?

有人在吗?

喂?能听到吗?

这个东西还能用吗?

有人能听到我说话吗?

 

 

【你是谁?】

他看着电脑上忽然弹出的对话框,思考一会才回应到。

只是和平常一样打开电脑处理事务,突然的对话打乱了自己的工作节奏。

(被攻击了么?)

这样想着迅速开始逆向追踪,在得到结果之前他决定先进行交谈。

(......听到?)

 

 

太好了!有人回应我了!

忽然感到有些心安了!

你真的在那一边对吧!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快速敲击键盘,他微妙的觉得对面的那人好像有点......脱线?

 

 

啊!抱歉!

我有点突然了。

我只是看到有人回应我太激动了。

我的名字是苗木诚。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

 

 

【你为什么要入侵别人的电脑?】

(普通的高中生?)

(现在高中生都这么厉害了么?)

忍不住回想了一下自己的高中时代。

(.......好像没什么问题?)

 

 

入侵电脑?

我没.......啊,难道是这个仪器吗?

我在这个奇怪的房间得到它的。

很抱歉我不是故意入侵你的电脑的......

我只是觉得这个仪器应该可以帮我和外界联系。

 

 

【外界?你现在在哪里?】

(很可疑的回答。)

 

 

在哪里?

我不确定......

这个房间有很多奇怪的东西。

也许是学校?

我记得我是在一间教室醒过来的。

可是我从没见过用......钢板?和巨大的螺丝封闭的教室。

教室里没有其他人,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尘,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睡在那里。

从教室里出来看到这个房间开着门我就进来了,然后从一个扭蛋机一样的机器里掉出来了这个仪器。欸?也许就是扭蛋机?

这上面还贴”逃生装置”的纸条。

 

 

【那里只有你一个人?】

意外的发展。

对这个自称苗木诚的人有种奇怪的感觉。

虽然怀疑他的话语的真实性。但是有某种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没有说谎。

 

 

是的。

目前只有我一个人。

我从教室里出来试着呼唤过有没有其他人在,但是没有人回应我。

打开这个仪器能和你说上话真是太好了。

 

 

【你被绑架了吗?】

 

 

绑架?

我吗?

可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啊?

我家也是普通家庭,除了我还有爸爸妈妈和妹妹。

没有值得被绑架的理由啊?

 

 

【只是做出一种假设而已。你现在打算做些什么?】

试图调查苗木诚这个人,但目前得到的信息还是太少了。

 

 

我现在吗?

一般来说应该先调查一下这个地方?

不过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我肚子好像有点饿了。

我想试着找一下吃的。

 

 

【先调查周围的情况。】

(苗木的心里接受能力相当好吗?)

疑似废弃很久的学校,还有被封闭的教室。

(如果是学校的话.......)

 

 

嗯......调查这里的话,也许能够顺利发现什么呢。

好!出发吧!

虽然这么说,不过这个房间里好像可以仔细调查一下?

 

 

 

<苗木行动中>


 

找到了几枚奇怪的硬币,也许是可以投到扭蛋机里的?

这里简直像杂货铺一样,但是为什么杂货铺里会有盔甲?

 

 

 

<苗木行动中>


 

这个房间已经调查过一遍了。

虽然有点好奇扭蛋机里都有些什么,不过现在也不是扭蛋的时候。

角落里放着饮料的贩售机.......可惜好像没有我爱喝的那种。

也许我应该带一瓶走?

 

 

【那就先带上。接下来去哪里?】

(在杂货铺里放盔甲么?原来不止是自己毕业的那所学校这么做。)

逆向追踪没有结果。

看着旁边放置的文件,觉得自己还真是很少会因为什么事情停下手头的工作。

只有”苗木诚”这个名字和含糊不清的家庭背景,想要找到一个人还是充满难度。

如果更了解他一些就好了。

 

 

接下来吗?

我看看......

我现在从杂货铺里出来了。正对面的大门好像锁住了。我试了一下没有推开。还有一间视听教室,不过门也是关上的。

从这条走廊判断,一边是通往我醒来的教室,另一边好像通向楼梯,我该先去哪一边?

 

 

【先去教室。】

 

 

欸教室......好的先去教室。

也许能发现什么呢。

 

 

 

<苗木行动中>


 

我到了。

教室还是和之前一样到处是灰尘啊。

嗯?

 

 

【怎么了?】

 

 

教室的角落里有张纸!

我之前没有看见,一定是掉在角落里被挡住了。

 

 

【上面写了什么?】

 

 

我看看。

这张纸上的字迹都有点看不清了啊......

集合……时间有些看不清……在体育馆?

在体育馆集合吗?

现在要去体育馆看一下吗?



 【先等等。这间教室有什么标志物么?】

(如果是学校的话,应该会在某个地方有那个。)



标志物?

啊对了讲台上好像有什么的……

呜哇好厚的灰尘!

这个应该是这个学校的校徽?

一支笔和一个图案交叉的造型。



【说具体点。】

(如果能知道详细的样子就能缩小范围了。)



具体……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圆形的底纹……占据中间的是盾牌的形状……盾牌上方有一个皇冠。左右两边……也许是叶子?然后盾形图案上有交叉的笔和一个奇怪的图案。



【大概了解了。去体育馆吧。】

(这种图案好像在哪里见过?)

虽然只靠描述无法准确确定。不过总算缩小了范围。



嗯,现在去体育馆。

虽然不知道体育馆在哪边……

啊!太好了!

讲台的抽屉里居然有学校的地图和熊币!

这样就能找到体育馆了!



【熊币?】

呃,就是那个杂货铺里发现的硬币……

上面有印着熊的样子啦……

先去体育馆吧。


<苗木行动中>



……欸?

去二楼的楼梯被拦住了?

还是先去体育馆吧。


<苗木行动中>



这里进去就是体育馆了。

门好像可以打开的样子。

开了。

这里是呈列室。放着一些奖杯和证书。

一样落着厚厚的灰。

擦干净是个大工程吧……



<苗木行动中>



欸这是?!

呜啊啊啊啊啊啊!!!



【苗木!?】



……



【发生了什么!】



……



【快回答我!】



……



【苗木!】

沉默。

不,应该是电脑的那一端陷入了沉默。

输入的文字没有回复。

离开座位在办公室里不停的走动。

逆向追踪失败后重新追踪需要时间。

调查到底是哪一所学校需要时间。

找到苗木的真实身份需要时间。

但是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继续等待。



……

……唔?



【苗木?】



啊……是的……是我

我刚刚好像失去意识?

我记得我看到了……

呜……



【你看到了什么?】

(先冷静,看来苗木没有出事。)



尸……尸体!

是尸体啊!

就在体育馆里!



【尸体?你确定?】

(废弃的学校里出现尸体?)



没有错!

被数把枪刺穿的……女性的尸体……

就好像刚刚死掉的样子……

我……我需要缓一缓……



<苗木行动中>



我……好一点了……

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调查尸体。】



什……什么?

你确定吗?!



【是的,调查尸体。我们需要知道她为什么死在这里。】

(如果是刚死不久的话那么苗木……)

不知何时皱紧眉头。现在知道的事情太少了。



好吧……如果你觉得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能够做到的话。

抱歉,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现在要查看你的尸体了……



<苗木行动中>



她看上去很年轻。扎着双马尾还画了妆。

我在她的身边找到了一把钥匙。

还要继续调查吗?



【继续,她的尸体僵硬么?】



欸这个手臂好像可以活动……不……感觉好像还有温度?

等等……是假发?

她带的是假发啊……

我想离开了……

这里除了她的尸体什么都没有。



【那就先离开吧。】

(……这种情况……苗木他到底在哪里?!)

焦虑感不断的冲击心脏。



我先从这里出去了。

我……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地图上有哪些地方?】

通向二楼的楼梯被拦住了,但是教室那边好像可以继续走?

地图还有一页。

这里显示的是……学生宿舍区?

要去学生宿舍吗区?



【去学生宿舍。也许那里有新的发现。】



也是呢……

不能在这里停下来。


<苗木行动中>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如果只是我一个人面对这种情况的话,我还真的很害怕。幸好有你在。



【宗方京助。】



宗方……先生吗?

有宗方先生在真是太好了。


<苗木行动中>



好,现在只要穿过过道就能到了。


<苗木行动中>



学生宿舍区这边是这样啊……



【你看到了什么?】



有食堂、公共浴池和洗衣房。

再往前是独立的房间,应该就是学生的房间?



【先去食堂调查。】



食堂……

从外面看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现在进去里面。


<苗木行动中>



食堂的窗户也被封起来了……

再里面是厨房。

有各种各样的厨具,还有……成箱的蔬菜?



【蔬菜?它们是什么状态?】

(废弃的学校里出现成箱的蔬菜?)



看上去不是很新鲜的样子。

比起蔬菜我更喜欢吃肉啊……

这里有一个冰柜。里面的是……是雪花牛肉啊!好棒!



【……】



我发现了一些能量棒,打算先带上它们。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调查其他的地方吗?



【厨具。】



欸?

厨具怎么了?



【把刀带上。不要让它离身。】



刀!?

……我知道了。


<苗木行动中>



我带上了。

也许我们应该出去了?我想看一下其他地方。


<苗木行动中>



打不开。公共浴池的门好像被锁住了。但是洗衣房可以进去。


<苗木行动中>



没什么特别的。

我发现了几枚熊币。刚刚在食堂也有。

地图上显示的学生宿舍区还有通向二楼的楼梯,和一个垃圾室。

我们先去哪里看看?



【楼梯。去看看它有没有被封起来。】



你说的没错。

那先去楼梯。


<苗木行动中>



……应该说果然吗。

这里也被封住了。旁边的储物室也打不开。

我去垃圾室看看好了。


<苗木行动中>



这里有一个焚化炉,地上还有一个被锁住的门。

我要去看看那些房间……如果里面还有人在的话……

我不知道我到底想不想有人在……


<苗木行动中>



宗方先生你还在吗?



【在。发生了什么?】



我刚刚敲了每间房子的门,发现只有一间是开着的。大概是左数第三间。

我打开看了一下。除了有一张床,一个可以上锁的浴室,书桌的抽屉里还放着针线包。

我打算今天先住在这里。



【房门可以上锁么?】



是的,可以。我还检查了房间,没有发现迷道之类的……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很累……

今天我……

也许睡一觉会好一点。

感觉一点也不真实……目前只有我一个人的学校……那个女生的尸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在这里。】



啊……是啊……

还可以和宗方先生交流……

但是……

抱歉,我还是先睡一觉吧。

如果醒来一切都回归日常就好了。

虽然不知道时间不过……晚安,宗方先生。


TBC

【57】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