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亚特德

是个话痨

l汪终于来了!
库丘林(4/4)get√

只差fsn狗哥了,加油啊我!

……这也是枪兵的爱!【强行】
【我不管他武器就是枪!】

感受到了枪阶的爱!

苗木的味道

@出锅装盘的人鱼鱼
首先感谢鱼的图,没有你那张图就没有这篇了
很多人可能的看过的故事改写
原梗之一    妈妈的味道
手机打字没有格式
以下开始




(一)

遇到暴风雪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两个人困在这里已经第七天了。
咆哮而至的暴雪彻底干扰了路线,即使再强大的人也无法在这种天气下无恙。
没有食物,仅有一个小火堆,两人蜷缩在一个小山洞内。

苗木尽量蜷起身体保持体温,饥饿感不断上涌,但是比起空虚的胃部,苗木更担心自己那已经彻底失去知觉的双腿。
不慎因为暴雪滑落山谷,全靠同伴对他施以援手。两个人找到这个勉强能躲避风雪已经是万幸,相比之下摔断双腿又算得了什么。

“这样下去不行”同伴这样说到。
苗木同意同伴的观点。
一直没有等到救援,严寒和饥饿早晚会压垮两人。

同伴在苗木担忧的目光下还是决定趁没着风势稍小出去寻找能吃的东西。

不行……不能睡着……
同伴不知道离开了多久,苗木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明明还有一个小火堆能勉强发出昏暗的火光,但苗木还是渐渐沉入黑暗。

“苗木……”
“……醒一醒!”
被同伴的声音唤醒,挣扎着睁开眼,发现同伴拿着带血的……?
“我们把这个煮了吃吧!这样就可以支撑到救援了!”同伴看着苗木温柔的说着。

苗木勉强移动上半身,摸索着找到捡来的罐子,装入雪和肉块。黑暗狭小的空间不怎么需要移动身体就能完成这些动作。

看同伴能够吃上东西,苗木心底非常高兴,但如果对方不说些什么“获救以后就和我一起生活吧”的话就好了,总感觉有些害羞啊……

“苗木的味道”同伴一边吃一边说着。



(二)

苗木已经很久没有来上班了。

手机无法打通,网上没有消息,家里也说不在家,整个人就像消失了一般。

苗木的同居人正在进行打扫工作,即使看上去和一般人所做没什么不同,但是同居人细心的把掉落各处的褐色头发收拣起来,又把带着干涸的血迹的布条整理起来珍视的锁在小箱子里。

‘这可是纪念’同居人想着。

“苗木就在这里啊”同居人看着冰箱说。

拿出肉和其他材料,虽然笨拙却小心翼翼的按照步骤一步一步来,很少下厨的后果就是不停的手忙脚乱。想不到炖汤也这么麻烦,同居人刀起刀落都回忆着苗木。

“终于做好了!”
‘真不想浪费一点’
将做好的骨头汤倒入器皿,同居人不由得充满了成功的自豪和喜悦。

拿出手机拍下照片,更新动态“苗木的味道”
同居人眉眼都透露出幸福。
因为这可是同居人亲手做的苗木的汤啊。




(三)

“今天就能出院了吗!”
同居人看到苗木脸上雀跃的表情,也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那个时候真的快要放弃了啊……”
自己摔伤了腿,还面对那种恐怖的天气。还好同居人外出的时候找到了食物,虽然那动物身上的皮都没有剥好,但是靠着那点食物,两个人还是等到了救援。

自己摔伤了腿躺在医院,还被同居人没收了手机,这些日子简直是“与世隔绝”了。

接过同居人递过来的保温桶,打开一看,里面装的照例是骨头汤。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伤到骨头的人要多喝骨头汤,明明不常下厨的同居人每天翻着花样煮汤给自己,苗木满心都是感动。

同居人……不,这个称呼早已经改为苗木的恋人了。

苗木向恋人身边靠了靠,红着脸小声的问对方“我们……真的要结婚了吗?”
得到恋人肯定的回答,苗木忍不住伸出手,紧紧与恋人十指相扣。

“所以说,为什么要把我的照片贴在冰箱上啊……”
今天的苗木也在吐槽自己爱人。
“还有收藏我的头发和上次急救用的布条是要做什么?”

“因为这样感觉家里充满了你的味道。”对方一边一本正经的说着,一边把苗木压倒在床上。“现在该是你充满我的味道了。”

(完)



ps: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歪的自己来报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s的ps:不要问我同居人是谁,自己带入喜欢的cp就好

【宗苗】徘徊

Lifeline梗

宗方京助x苗木诚

【】里是回复的文字

()里是内心活动

 

 

[连接建立中]

[连接建立成功]

[接收讯息成功]

......

...........

......人.....?

有人.......?

有人在吗?

喂?能听到吗?

这个东西还能用吗?

有人能听到我说话吗?

 

 

【你是谁?】

他看着电脑上忽然弹出的对话框,思考一会才回应到。

只是和平常一样打开电脑处理事务,突然的对话打乱了自己的工作节奏。

(被攻击了么?)

这样想着迅速开始逆向追踪,在得到结果之前他决定先进行交谈。

(......听到?)

 

 

太好了!有人回应我了!

忽然感到有些心安了!

你真的在那一边对吧!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快速敲击键盘,他微妙的觉得对面的那人好像有点......脱线?

 

 

啊!抱歉!

我有点突然了。

我只是看到有人回应我太激动了。

我的名字是苗木诚。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

 

 

【你为什么要入侵别人的电脑?】

(普通的高中生?)

(现在高中生都这么厉害了么?)

忍不住回想了一下自己的高中时代。

(.......好像没什么问题?)

 

 

入侵电脑?

我没.......啊,难道是这个仪器吗?

我在这个奇怪的房间得到它的。

很抱歉我不是故意入侵你的电脑的......

我只是觉得这个仪器应该可以帮我和外界联系。

 

 

【外界?你现在在哪里?】

(很可疑的回答。)

 

 

在哪里?

我不确定......

这个房间有很多奇怪的东西。

也许是学校?

我记得我是在一间教室醒过来的。

可是我从没见过用......钢板?和巨大的螺丝封闭的教室。

教室里没有其他人,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尘,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睡在那里。

从教室里出来看到这个房间开着门我就进来了,然后从一个扭蛋机一样的机器里掉出来了这个仪器。欸?也许就是扭蛋机?

这上面还贴”逃生装置”的纸条。

 

 

【那里只有你一个人?】

意外的发展。

对这个自称苗木诚的人有种奇怪的感觉。

虽然怀疑他的话语的真实性。但是有某种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没有说谎。

 

 

是的。

目前只有我一个人。

我从教室里出来试着呼唤过有没有其他人在,但是没有人回应我。

打开这个仪器能和你说上话真是太好了。

 

 

【你被绑架了吗?】

 

 

绑架?

我吗?

可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啊?

我家也是普通家庭,除了我还有爸爸妈妈和妹妹。

没有值得被绑架的理由啊?

 

 

【只是做出一种假设而已。你现在打算做些什么?】

试图调查苗木诚这个人,但目前得到的信息还是太少了。

 

 

我现在吗?

一般来说应该先调查一下这个地方?

不过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我肚子好像有点饿了。

我想试着找一下吃的。

 

 

【先调查周围的情况。】

(苗木的心里接受能力相当好吗?)

疑似废弃很久的学校,还有被封闭的教室。

(如果是学校的话.......)

 

 

嗯......调查这里的话,也许能够顺利发现什么呢。

好!出发吧!

虽然这么说,不过这个房间里好像可以仔细调查一下?

 

 

 

<苗木行动中>


 

找到了几枚奇怪的硬币,也许是可以投到扭蛋机里的?

这里简直像杂货铺一样,但是为什么杂货铺里会有盔甲?

 

 

 

<苗木行动中>


 

这个房间已经调查过一遍了。

虽然有点好奇扭蛋机里都有些什么,不过现在也不是扭蛋的时候。

角落里放着饮料的贩售机.......可惜好像没有我爱喝的那种。

也许我应该带一瓶走?

 

 

【那就先带上。接下来去哪里?】

(在杂货铺里放盔甲么?原来不止是自己毕业的那所学校这么做。)

逆向追踪没有结果。

看着旁边放置的文件,觉得自己还真是很少会因为什么事情停下手头的工作。

只有”苗木诚”这个名字和含糊不清的家庭背景,想要找到一个人还是充满难度。

如果更了解他一些就好了。

 

 

接下来吗?

我看看......

我现在从杂货铺里出来了。正对面的大门好像锁住了。我试了一下没有推开。还有一间视听教室,不过门也是关上的。

从这条走廊判断,一边是通往我醒来的教室,另一边好像通向楼梯,我该先去哪一边?

 

 

【先去教室。】

 

 

欸教室......好的先去教室。

也许能发现什么呢。

 

 

 

<苗木行动中>


 

我到了。

教室还是和之前一样到处是灰尘啊。

嗯?

 

 

【怎么了?】

 

 

教室的角落里有张纸!

我之前没有看见,一定是掉在角落里被挡住了。

 

 

【上面写了什么?】

 

 

我看看。

这张纸上的字迹都有点看不清了啊......

集合……时间有些看不清……在体育馆?

在体育馆集合吗?

现在要去体育馆看一下吗?



 【先等等。这间教室有什么标志物么?】

(如果是学校的话,应该会在某个地方有那个。)



标志物?

啊对了讲台上好像有什么的……

呜哇好厚的灰尘!

这个应该是这个学校的校徽?

一支笔和一个图案交叉的造型。



【说具体点。】

(如果能知道详细的样子就能缩小范围了。)



具体……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圆形的底纹……占据中间的是盾牌的形状……盾牌上方有一个皇冠。左右两边……也许是叶子?然后盾形图案上有交叉的笔和一个奇怪的图案。



【大概了解了。去体育馆吧。】

(这种图案好像在哪里见过?)

虽然只靠描述无法准确确定。不过总算缩小了范围。



嗯,现在去体育馆。

虽然不知道体育馆在哪边……

啊!太好了!

讲台的抽屉里居然有学校的地图和熊币!

这样就能找到体育馆了!



【熊币?】

呃,就是那个杂货铺里发现的硬币……

上面有印着熊的样子啦……

先去体育馆吧。


<苗木行动中>



……欸?

去二楼的楼梯被拦住了?

还是先去体育馆吧。


<苗木行动中>



这里进去就是体育馆了。

门好像可以打开的样子。

开了。

这里是呈列室。放着一些奖杯和证书。

一样落着厚厚的灰。

擦干净是个大工程吧……



<苗木行动中>



欸这是?!

呜啊啊啊啊啊啊!!!



【苗木!?】



……



【发生了什么!】



……



【快回答我!】



……



【苗木!】

沉默。

不,应该是电脑的那一端陷入了沉默。

输入的文字没有回复。

离开座位在办公室里不停的走动。

逆向追踪失败后重新追踪需要时间。

调查到底是哪一所学校需要时间。

找到苗木的真实身份需要时间。

但是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继续等待。



……

……唔?



【苗木?】



啊……是的……是我

我刚刚好像失去意识?

我记得我看到了……

呜……



【你看到了什么?】

(先冷静,看来苗木没有出事。)



尸……尸体!

是尸体啊!

就在体育馆里!



【尸体?你确定?】

(废弃的学校里出现尸体?)



没有错!

被数把枪刺穿的……女性的尸体……

就好像刚刚死掉的样子……

我……我需要缓一缓……



<苗木行动中>



我……好一点了……

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调查尸体。】



什……什么?

你确定吗?!



【是的,调查尸体。我们需要知道她为什么死在这里。】

(如果是刚死不久的话那么苗木……)

不知何时皱紧眉头。现在知道的事情太少了。



好吧……如果你觉得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能够做到的话。

抱歉,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现在要查看你的尸体了……



<苗木行动中>



她看上去很年轻。扎着双马尾还画了妆。

我在她的身边找到了一把钥匙。

还要继续调查吗?



【继续,她的尸体僵硬么?】



欸这个手臂好像可以活动……不……感觉好像还有温度?

等等……是假发?

她带的是假发啊……

我想离开了……

这里除了她的尸体什么都没有。



【那就先离开吧。】

(……这种情况……苗木他到底在哪里?!)

焦虑感不断的冲击心脏。



我先从这里出去了。

我……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地图上有哪些地方?】

通向二楼的楼梯被拦住了,但是教室那边好像可以继续走?

地图还有一页。

这里显示的是……学生宿舍区?

要去学生宿舍吗区?



【去学生宿舍。也许那里有新的发现。】



也是呢……

不能在这里停下来。


<苗木行动中>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如果只是我一个人面对这种情况的话,我还真的很害怕。幸好有你在。



【宗方京助。】



宗方……先生吗?

有宗方先生在真是太好了。


<苗木行动中>



好,现在只要穿过过道就能到了。


<苗木行动中>



学生宿舍区这边是这样啊……



【你看到了什么?】



有食堂、公共浴池和洗衣房。

再往前是独立的房间,应该就是学生的房间?



【先去食堂调查。】



食堂……

从外面看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现在进去里面。


<苗木行动中>



食堂的窗户也被封起来了……

再里面是厨房。

有各种各样的厨具,还有……成箱的蔬菜?



【蔬菜?它们是什么状态?】

(废弃的学校里出现成箱的蔬菜?)



看上去不是很新鲜的样子。

比起蔬菜我更喜欢吃肉啊……

这里有一个冰柜。里面的是……是雪花牛肉啊!好棒!



【……】



我发现了一些能量棒,打算先带上它们。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调查其他的地方吗?



【厨具。】



欸?

厨具怎么了?



【把刀带上。不要让它离身。】



刀!?

……我知道了。


<苗木行动中>



我带上了。

也许我们应该出去了?我想看一下其他地方。


<苗木行动中>



打不开。公共浴池的门好像被锁住了。但是洗衣房可以进去。


<苗木行动中>



没什么特别的。

我发现了几枚熊币。刚刚在食堂也有。

地图上显示的学生宿舍区还有通向二楼的楼梯,和一个垃圾室。

我们先去哪里看看?



【楼梯。去看看它有没有被封起来。】



你说的没错。

那先去楼梯。


<苗木行动中>



……应该说果然吗。

这里也被封住了。旁边的储物室也打不开。

我去垃圾室看看好了。


<苗木行动中>



这里有一个焚化炉,地上还有一个被锁住的门。

我要去看看那些房间……如果里面还有人在的话……

我不知道我到底想不想有人在……


<苗木行动中>



宗方先生你还在吗?



【在。发生了什么?】



我刚刚敲了每间房子的门,发现只有一间是开着的。大概是左数第三间。

我打开看了一下。除了有一张床,一个可以上锁的浴室,书桌的抽屉里还放着针线包。

我打算今天先住在这里。



【房门可以上锁么?】



是的,可以。我还检查了房间,没有发现迷道之类的……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很累……

今天我……

也许睡一觉会好一点。

感觉一点也不真实……目前只有我一个人的学校……那个女生的尸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在这里。】



啊……是啊……

还可以和宗方先生交流……

但是……

抱歉,我还是先睡一觉吧。

如果醒来一切都回归日常就好了。

虽然不知道时间不过……晚安,宗方先生。


TBC

【57】

话说宗方好难画啊……
【日常毁草稿】

【58】

(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系列)
【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去睡觉】

【59】

意外(各方面)变小然后偷穿某人衣服的幼苗

幼苗:“嗷呜~我是大怪兽!”

【60】

要有肉